<acronym id="uwcmm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uwcmm"></acronym>
<sup id="uwcmm"></sup>
<rt id="uwcmm"><center id="uwcmm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uwcmm"><optgroup id="uwcmm"></optgroup></rt>
<tr id="uwcmm"><optgroup id="uwcmm"></optgroup></tr>
<tr id="uwcmm"><optgroup id="uwcmm"></optgroup></tr>
<rt id="uwcmm"><small id="uwcmm"></small></rt>
<rt id="uwcmm"></rt>
<acronym id="uwcmm"><center id="uwcmm"></center></acronym> <sup id="uwcmm"></sup>
<acronym id="uwcmm"></acronym>
歡迎來到新生命教會!請 登錄 免費注冊
您好,{username} 會員中心 退出
RSS訂閱

首頁 生命見證

神的拯救

2013-12-12 13:14:57 責任編輯:admin 評論: 瀏覽: [字體: ]

約翰·布朗茲  1517年,馬丁·路德將他的《九十五條》釘在威騰堡教會的門上時,約翰·布朗茲年方十八。他住在德國一個叫哈雷的城市里,是一個敬畏神的人,在教會和威騰堡州的影響巨大。這當然讓羅馬天主教很不高興,他們對他恨之入骨...

約翰·布朗茲

  1517年,馬丁·路德將他的《九十五條》釘在威騰堡教會的門上時,約翰·布朗茲年方十八。他住在德國一個叫哈雷的城市里,是一個敬畏神的人,在教會和威騰堡州的影響巨大。這當然讓羅馬

天主教很不高興,他們對他恨之入骨。

  1546年,哈雷城的居民聽到了一個可怕的消息:皇帝查理五世派阿爾瓦公爵率軍隊來征服他們的城市,迫害新教徒。阿爾瓦公爵決意要鏟除一個人,就是約翰·布朗茲。哈雷城被攻下以后,公爵

下令,命士兵去找布朗茲,把這個異教徒帶給他,死的活的都行。兇惡的士兵沖到了牧師的家。布朗茲聽到前門傳來的擂門聲,嚇了一跳,立刻決定逃走。他剛從后門出去,就聽見士兵的斧子劈碎

前門的巨響。士兵們搜遍整所屋子,也沒找到布朗茲。阿爾瓦公爵帶著士兵離開以后,布朗茲返回家鄉,繼續傳講耶穌基督的福音。

  查理五世聽說這事,氣得暴跳如雷,決定不惜任何代價,也要抓住布朗茲。

 

       7月14日是布朗茲的生日,他與家人共享生日晚餐,絲毫沒有意識到他正面臨著巨大的危險。

  皇帝派手下格蘭威爾率部隊開進哈雷,要逮捕布朗茲。格蘭威爾徑直去了市政廳。所有議會成員就座后,他宣布:皇帝有秘密圣旨。很自然,這些議員們都急于知道是什么樣的圣旨。

  格蘭威爾說:“首先你們得鄭重其事地宣誓,不把我告訴你們的泄漏給任何一個人!

  議員們宣誓保守秘密。格蘭威爾一臉狡詐的笑,拿出皇帝的信,大聲宣讀起來:必須把約翰·布朗茲抓獲歸案。如果諸位協助他捕獲這個異教徒,皇帝將有重賞;否則,整個城市要為此承擔一切

后果。

  議員們這才意識到上了當,不由又驚又怒。狡猾的格蘭威爾知道有不少議員是布朗茲的朋友,因而要他們宣誓保密。這樣,他們就無法向牧師報信。議員們知道自己落入了圈套。他們不愿背叛

他們敬愛的牧師,又害怕皇帝會施行報復。最后,恐懼占了上風,他們決定幫助格蘭威爾。

  格蘭威爾這下有把握布朗茲逃不出他的手心了。他立刻派出一個士兵,去將布朗茲帶來。

    沒想到的是,天父的眼睛在看顧布朗茲。就在議員們宣誓保密時,格蘭威爾沒有注意到有一名議員不見了,過了一小會兒又回來了。這個人一知道逮捕布朗茲的計劃,就寫好了一張便條。

  信使到的時候,布朗茲還在與家人共進晚餐。他打開條子,上面寫著:“快逃!快逃!快逃!”

  布朗茲迅速換好衣服,離開了家。就在街上,他與前來抓他的士兵撞了個正面。士兵叫住他,問:“你知道約翰·布朗茲住在哪里嗎?”

  布朗茲一點沒動聲色:“知道。我來指給你看!彼勘黄鹜刈吡艘恍《温,指給他看街盡頭的牧師公館,然后兩人就分手了。士兵到牧師家,布朗茲則出了城門,到了一個叫斯圖加特

的城市。

  斯圖加特的公爵尤瑞奇熱忱歡迎布朗茲,將他藏在宮里。但不久,一個奸細把這事告訴了皇帝,皇帝馬上派了一隊西班牙騎兵去抓布朗茲。士兵們上路后,在巴伐利亞的選舉官家里過了一夜,享受了美味佳肴和一頓好覺。飯間,帶隊的軍官說明了他們此行的目的:“我們從皇帝查理五世那里受命,要帶異教徒約翰·布朗茲給他,死的活的都可以。我們已經查明他是藏在斯圖加特的尤瑞奇公爵家里。我們打算給他一個‘驚喜’。他做夢也想不到我們要去!

  第二天,騎兵們到了斯圖加特。軍官徑直去了公爵家,命令道:“快把約翰·布朗茲交出來!我知道他藏在你家。這是皇帝查理五世的命令!”

  看來軍官是胸有成竹。但他錯了。他可沒讓公爵大吃一驚,相反,公爵讓他吃了不小的一驚:

         “布朗茲不在這兒!”

  “那他會在哪里?他肯定在這里!”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!惫粲终f。

   軍官狐疑地盯著他,公爵又重復道:“先生,是真的。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,我可以發誓!

   軍官怒火熊熊,但也只得離開,心里還納悶:布朗茲怎么會發現他們的企圖。

   是那位掌管一切的神在照看著祂的孩子。前一天晚上,士兵們在巴伐利亞選舉官家吃飯的時候,軍官得意洋洋地解釋了他的差事。當時選舉官的太太也聽見了。軍官可沒想到這女人是牧師的朋友,把布朗茲藏身的地方也抖露出來。于是她趕緊派人送信給尤瑞奇公爵。

  公爵接到信時已經是后半夜。他立刻叫醒布朗茲:“恐怕你又得去逃命了。一個奸細向皇帝告了密,明天他的士兵就要來抓你了。你必須馬上離開。不要告訴我你去哪里了,這樣我就什么也不能告訴他們。愿神與你同行,一路上祝福你!

  布朗茲匆匆擁抱了公爵,只帶了一條面包,離開了公爵府。夜很暖和,月光也很輕柔,一只貓頭鷹在附近的什么地方叫著,一只小動物在路旁的茂密的灌木叢中奔跑。沒人看見布朗茲穿過公爵府的重重大門,然后停下 。他該去哪兒呢?悲傷和疑惑突然淹沒了他,他撲通跪下,祈求神幫助。然后他揀了一條路,穿過似乎是無邊無際的山毛櫸樹林。小小的房子到處都是,但除了最后一所,所有的門都是鎖住的。他好像聽見一個聲音對他說:“進去!

  乘著月光,牧師順著樓梯,悄悄地爬上了閣樓,一點也沒驚醒房子的主人。他在閣樓的地板上坐下,為這個避難處感謝了神。等他吹干凈一塊地方,躺下時,第一縷晨光已經長地平線上照了出

來。

  幾個小時以后,他醒來了。他四處張望,想知道自己在哪兒。幾步以外,有一大堆柴草,他覺得柴草的另一邊也許會好一些。他一聲不響地爬過柴草堆,一眼就看到閣樓的角落有一根粗大的橫梁!胺浅0舻牟厣硖!彼胫,在橫梁后坐下來,吃了一點面包,一邊豎著耳朵,想從各種聲音里辨別出他在哪兒,發生了什么事。

  過了一會兒,他聽見一陣馬蹄聲。沒錯,是馬蹄聲,他的心跳加快了。一定是皇帝的馬隊,抓他來了。鄰居們站在外面,議論紛紛,每一個字都沒逃過布朗茲的耳朵。馬蹄聲漸漸遠去,人們也走遠了一些。

  幾個小時以后,牧師聽到人們在下面講話。一個女人說:“城門真的要封上嗎?”

  一個男人回答:“是真的。士兵要搜索村里的每一所房子,一定要抓住那個異教徒!”

  傍晚時分,布朗茲聽見柴草堆里有沙沙的響聲。他平躺在橫梁后面,屏住呼吸。聲音越來越近,在他頭邊停住了。布朗茲慢慢地把頭轉過去一看,不禁為自己的害怕笑了起來:來的是一只雞!可馬上,他的心里又開始發慌——那只雞下了一個蛋!半u一咯咯達,就會有人來揀蛋,輕而易舉地就能發現我!

  可母雞并沒叫,而是像來時一樣,靜靜地踱開了。牧師的擔心轉為對神的感謝。他想起了烏鴉曾按照神的命令給先知以利亞送餅送肉。他就著雞蛋吃了一片面包,深信主會照看他! 

  神沒讓他失望。每天,那只雞都來到老地方,下一個蛋,又一聲不吭地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但西班牙軍隊越來越近了。布朗茲聽見人們在樓下議論說:“今天士兵就會來搜索我們這個地區!惫,很快士兵就出現了,門也沒敲就闖了進來。牧師將自己交到信實的救主手中,在藏身之處盡量往后縮。

   現在有幾個士兵爬上閣樓來了,要看異教徒是不是藏在那里。他們到處找,一個士兵用劍在柴草堆里捅了好幾次;另一個則往茅草屋頂猛戳。

   “他不在這里!”一個士兵嘟嘟囔囔地抱怨著。

   “去下一家搜!”長官發了令,部隊離開了這所房子。至今為止,布朗茲已在小閣樓上藏了十五天了。每天母雞都來,在他身旁下一個蛋。

    第十六天,雞沒有來;实鄣能婈犚苍谕惶祀x開了。布朗茲從樓下的人那里聽見了這個消息。等到天黑,他就靜悄悄地離開了這個難忘的藏身地,回到了公爵府。

  公爵與老朋友重逢,是多么高興!神用奇妙的方法保護,喂養約翰·布朗茲,真是叫他贊不絕口。

沒有人的力量,

也沒有能力的使者,

沒有奔騰的駿馬,

也沒有好戰者的夸口,

能救你于追捕中。

但神從死亡和羞辱中

拯救敬畏和信靠祂名的人,

他們永不缺乏。

 

關鍵詞:約翰 拯救

上一篇:見證如雲   下一篇:朝向基督

相關文章

共有評論 網友熱評

暫時還沒有人評論,搶個沙發吧!

我要評論

您好,請登錄注冊 您好,{username} | 退出
项城| 景德镇| 廊坊| 包头| 景德镇| 吕梁| 呼伦贝尔| 惠东| 海拉尔| 天长| 信阳| 内江| 辽宁沈阳| 岳阳| 榆林| 莱州| 余姚| 荣成| 唐山| 如皋| 三河| 仁怀| 陇南| 林芝| 玉树| 聊城| 焦作| 阿拉尔| 晋江| 聊城| 泰州| 周口| 昆山| 燕郊| 昌吉| 三河| 衡水| 桐城| 许昌| 吉安| 凉山| 金华| 呼伦贝尔| 霍邱| 汕尾| 石狮| 平潭| 广安| 清徐| 金昌| 平顶山| 三亚| 和田| 黄石| 乌海| 南阳| 如东| 阿勒泰| 仙桃| 乌兰察布| 济宁| 山南| 襄阳| 定州| 丹阳| 山南| 通化| 丹东| 吴忠| 宜都| 高雄| 绵阳| 阿拉尔| 枣庄| 漳州| 抚州| 萍乡| 昭通| 长葛| 台山| 遵义| 常州| 寿光| 德清| 大理| 万宁| 吴忠| 毕节| 潮州| 和县| 呼伦贝尔| 吉林长春| 河北石家庄| 邹城| 文山| 巴中| 辽阳| 永州| 铁岭| 台北| 许昌| 吴忠| 江门| 新疆乌鲁木齐| 镇江| 那曲| 吐鲁番| 海北| 阳泉| 郴州| 西藏拉萨| 包头| 呼伦贝尔| 乌海| 毕节| 凉山| 江西南昌| 定州| 巴音郭楞| 博尔塔拉| 白山| 南平| 杞县| 义乌| 定西| 锦州| 醴陵| 义乌| 黄冈| 临夏| 镇江| 五指山| 鹤岗| 包头| 临汾| 雄安新区| 长治| 苍南| 阜阳| 咸宁| 赤峰| 齐齐哈尔| 沭阳| 芜湖| 白山| 余姚| 洛阳| 绵阳| 南通| 扬州| 怒江| 阿拉善盟| 荆门| 大理| 东营| 潮州| 黄冈| 安庆| 赵县| 本溪| 乐清| 三亚| 齐齐哈尔| 顺德| 泗洪| 岳阳| 芜湖| 长治| 嘉峪关| 广西南宁| 汕尾| 安康| 海南海口| 鄢陵| 姜堰| 荆州| 文山| 七台河| 东海| 海丰| 定安| 河南郑州| 汉中| 东营| 商洛| 燕郊| 永新| 宜春| 阿坝| 龙口| 鄂州| 石嘴山| 文山| 海门| 青州| 河南郑州| 铜陵| 朔州| 泰州| 锡林郭勒| 黔东南| 芜湖| 温岭| 牡丹江| 威海| 滨州| 延安| 巴音郭楞| 湘西| 鸡西| 云浮| 惠州| 海丰| 四川成都| 任丘| 青州| 海南| 荆州| 南通| 山西太原| 焦作| 舟山| 忻州| 河南郑州| 南充| 金华| 禹州| 玉溪| 达州| 仁寿| 黄山| 如皋| 启东| 清远| 台南| 那曲| 淮北| 金坛| 海西| 高密| 衡阳| 曹县| 宝应县| 梅州| 揭阳| 荣成| 山东青岛| 曲靖| 屯昌| 泰安| 寿光| 济南| 陕西西安| 六安| 深圳| 绵阳| 吕梁| 安阳| 怒江| 山南| 海宁| 宿州| 安康| 海宁| 德州| 苍南| 喀什| 神木| 燕郊| 天长| 松原| 邯郸| 南京| 赤峰| 双鸭山| 台湾台湾| 曲靖| 寿光| 海拉尔| 榆林| 六安| 滕州| 扬中| 燕郊| 辽源| 库尔勒| 吕梁| 阿坝| 衡水| 桐城| 定安| 池州| 阿拉尔| 安阳| 昭通| 余姚| 扬州| 大庆| 塔城| 海安|